无电叉叉电

【敏若x金门大桥x衍生】

金门大桥在旧金山,因为我在旧金山留学。思来索去,便借用敏若来圆满我这个毒脑洞啦。

———————————————————————————





“芷若,你当真不听我解释吗?”赵敏又急又气,看周芷若当真不回头的走了,她只好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周芷若回头看她一眼,又极迅速的转过身去“赵敏,莫要再跟着本座!” 赵敏心里暗叫不好,连忙上赶着去揪周芷若的道袍水袖,又可怜巴巴的说“别嘛,芷若,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周芷若想一把拂去赵敏拽着她衣角的手,怎料她竟攥的如此紧。她叹一口气,实在是没有办法,赵敏这小祖宗,当真是无赖极了。“有什么话要说便说,前头就是金门大桥,等走过这金门大桥,本座便不会再任由你跟着我了。”

赵敏似是没有意料到周芷若的松口来的如此之快,她还以为要撒娇上好半天呢。她忙不迭的点头“好好好!我长话短说!”

前头便是那金门大桥,赵敏思量了会,把她的芊芊玉手塞到周芷若的宽大水袖里“芷若的手在哪里呀,牵着我好不好嘛?”

周芷若听闻这无赖郡主竟得寸进尺,暗暗后悔自己还是如此心软,她恶狠狠的瞪着赵敏“赵敏!你到底还有多无赖?”

赵敏听了自是极委屈的,巴掌大的脸都皱拢在一块儿“我我我,芷若,他们说要是手牵手走过金门大桥,那就一辈子都不会再分离了。我不想和你分离嘛!” 赵敏说完这段话,莫莫瞟了一眼周芷若的神态,周芷若自是整个人一震。

赵敏喜不自胜,连胜追击“你答应要带我去看峨眉山头那白皑皑一片的大雪,我更是允你要一道看那金顶的日出。如今这两样便都做罢,换…换一个我和你手牵手走过这金门大桥好不好?”

【更新】

最近应该会更新吧
让大家等好久
虽然不知道大家是几个人……

【杂记】

早上急急忙忙的起来,生怕自己睡过了头。看了一眼手机才九点,便安心了许多。不慌不忙的洗漱一番,九点半出门。在星巴克喝了杯pink drink。坐在去三番的车上,摇摇晃晃的震的我开始晕车,加上早晨10点刺眼的阳光,明晃晃的唬人。
吃了场并不是那么好吃的早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大群人在我身边,却还是觉得孤独。应该是孤寂,孤寂到骨子里去了。我不知道应该与他们攀谈些什么,平时与谁都能谈笑风生,今早却好像讲一句话都格外不自在。他们都在笑,笑得放肆,笑得开怀,笑声爽朗清脆,笑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笑声应是极富渲染力的,却怎么也笑不进我的眼里心里。我是不是也应该笑呀,不然就显得奇怪极了。
跟他们穿梭在人潮汹涌的三番街头,不知怎么说不出的奇怪。我有点难受,我请求胡兄带我走,心好像一个杂乱无章的毛线球,不知道结头在哪,也不知道要从何解起,我可怜极了,不知道谁是我的救命稻草。我想了许久,我怯生生的给胡兄发一条消息,我说你能不能把我带走呀?我需要你,我是真的需要你啊。我在心里想着。
胡兄说好,他答应了我,我撒了今天的第一个谎?说实话,我也记不清我今天到底有没有撒过谎。我对玛格丽特说,我说,胡兄找我有急事,你们先去。我等会就过来。我急切的渴望,渴望玛格丽特能相信我说的话,没有一点点质疑的那种。
她们一大群女人,终于走了,闹哄哄的,终于走了。我终于清静了。我快步踱出mac店,我想去个清闲点的地方,至少没有胭脂粉黛的味道。去了swatch对面的斯凯奇。我百无聊赖,胡兄迟迟不来。唔,我一个人了。
我对着镜子,就这样看着我自己。咦,我的瞳孔是琥珀色的,正好是Amber的意思。我的瞳仁却是纯黑色的,嗯。我仔仔细细端详自己的眼睛,在灯光下,我的眼睛格外清澈。
我想起多年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一句话。说如果对着镜子,盯着自己的眼睛,连续问自己30遍“我是谁?”,你一定会疯的。我真奇怪,我突然想知道疯是怎么样的,真让人好奇。
于是,我恶狠狠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遍又一遍,缓慢而又沉稳的反复拷问自己“我是谁?”第五遍时,我已经有点儿精神恍惚,我第六遍还没有说出口,胡兄的声音就想起在耳畔,唔,他把我拉了回来。我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没断。
——————————————


实在是让各位看官失望了,最近诸事烦杂,加之我实在是个慵懒之人。小说也没有构思到哪里去,烦心事倒是一箩筐。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吐吐苦水,只好在老福特发发牢骚。

【敏若】沧海之水巫山云 Chapter3

【敏若】沧海之水巫山云 Chapter2


      夜空辽阔,周大掌门一身白衣行于夜色之中,她抬头看看夜空,入峨嵋派算了已是十年又余,可是从来没有认真抬头看过峨嵋夜景。

       以前刚入门时,还是有些拘谨,毕竟她是众峨嵋弟子中最小的,她入峨嵋又是因为爹爹死在江边,自己在这尘世早已没有了亲人。

       后来渐渐出落成个亭亭玉立,远近闻名的美人。也是因为这样,她周芷若在这江湖上才小有名气。

        却也是因为这样,招惹了不少同门师姐妹明里暗里的嫉妒与排斥,丁师姐就是同一个看她周芷若不顺眼的,也只有静玄师姐为人和善,待她依旧温和。

        后来师父在万安寺决意不受明教恩惠,托付自己为峨嵋派第四代掌门,她更是如屡薄冰,她根基不稳,冒然变成为了峨嵋派的掌门,不知道有多少师姐师妹又要在背地里多说她几句闲话。

        直到现在,她终于神功大成,是重振峨嵋雄风的周芷若周大掌门。

         想来从刚入峨嵋派现在自己已是峨嵋派掌门,数十年光阴弹指而过,却没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在过日子,从来都没有好好欣赏过峨嵋山顶的辽阔夜景,当真是良辰好景虚设,她暗暗握紧藏在宽大水袖里面的拳,不知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又想起了敏敏,

         她想……以后一定要和敏敏一起看这绚丽星河,良辰美景更兼佳人在侧,岂不美哉?




        赵敏迷迷糊糊的醒来,破庙里生了一盆火,张无忌就睡在她身边。

        她想动动身子,稍微一动却是左肩火辣辣的疼,白日里的记忆瞬间涌入赵敏还没有那么清醒的脑子里。

        白日里……芷若她竟然就这样一掌恶狠狠的打在她身上。她那一刻看到周芷若眼里的癫狂与恨,完全不是装出来的。她肩上余痛痴缠,想到白日里周芷若的所作所为,更是痛到不能自己。

        她看着身旁的张无忌,大概曾经在她赵敏耳畔说着温柔话语的周芷若,是因为她赵敏闯了周大掌门与张大教主的婚礼现场,更是把她周大掌门心爱的情郎给带走了,才会如此气急败坏的重下狠手。

        她自嘲的笑笑,赵敏啊,周芷若已经不是你的啦。周芷若已经……已经有新欢啦。

        她还是强撑着半坐起身,死死咬住嘴唇不发出半声呻吟,她抱住自己的腿,头耷拉在膝盖上。她脑子里又想到白日里范遥苦着一张脸,却也只说出一句:“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那个时候她就恶狠狠的回道:“我偏要勉强。”

         赵敏目光无神地透过窗看星河灿烂的夜空,半晌呆呆的流下一串泪珠。芷若,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看一辈子的绚丽夜空啊。


          次日清晨,张无忌起得早,见身旁赵敏睡的正熟,便要叫醒她。“赵敏,赵敏,快带我去见我义父!”赵敏迷迷糊糊被人喊醒,却是头疼难耐,她努力想睁开眼睛,却只能迷迷糊糊看到张无忌一个影子。

          “你等等,我头好疼的。”她又迷迷糊糊伸出自己的手,“张无忌,你快帮我把把脉。”张无忌正欲过去帮她把脉探个究竟,脑中一想却又觉得不对,赵敏费尽心思的利用义父的下落让他成不了亲,明明亲口答应自己要立马带自己去见义父,却又咬死不肯说出谢逊的下落。

           现在又说她头好疼,要他把脉。莫非,是赵敏在诈他?他如触雷一般把手缩了回去:“赵敏我告诉你,你少耍什么花样,你到底带不带我去见我义父?” 

           赵敏听了就想打人,无奈此时真的手脚酸软无力,她只能尽力扯着嗓子说话:“张无忌你有没有脑子?我费的着饶这么一大圈就为了阻止你和周芷若成亲?”

           她不欲多说,从前觉得张无忌还有些傻傻的可爱,当兄弟来做做也是不错。可今日这番话却是把她敏敏特穆尔当成了奸诈狡猾的小人。她虽然有些阴险手法,却不至于做个不守信用,出尔反尔的小人。

           赵敏不欲再多与张无忌说什么,更是不想拿正眼瞧他,她咬紧牙关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只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带路,往少室山方向走去,她手下的密探在少林寺发现了谢逊被困少林寺地牢,拼死带出一缕谢逊的毛发给她。想来,应该是成昆擒住了谢逊。


            周大掌门一袭白衣在街上格外显眼,从夜半出山到现在,她还没有停下来过。

           可是枉她走再多的路,对于赵敏的行踪还是没有头绪。谢逊,谢逊,谢逊会在哪里?

            她有点郁闷,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不应该都神机妙算的吗?


好像唯独她周芷若有点傻的可爱。

【敏若】沧海之水巫山云 Chapter1

     夜 半 子 时,窗 外 的 月 光 微  微 透 过 窗 户 漏进房间内,直直打在周芷若的眼睛里。

     而周大掌门看起来也是毫无睡意,漫长的一夜她早已辗转反侧多时。没有任何情绪从她那张好看的脸上透露出来,可是她一双修长纤细的手却是紧紧地绞着棉被。

      她又轻轻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自己没有与张无忌喜结连理,拜堂成亲时被赵敏破坏,赵敏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带走了张无忌,只留下她一个人难堪的在众人面前宣布退婚。

      可是好奇怪,心里却不是被情郎抛弃的酸楚与凄凉,她甚至有点不放心,不放心赵敏会再次爱上张无忌,还有点心疼,今天是她太过急躁,一气之下竟恶狠狠的打了敏敏一掌,直到她意识到自己用力太过,惊恐的抬起头对上敏敏余痛痴 缠地脸,她几乎控制不住她自己的就要去抱住要倒下的赵敏。

      可是张无忌早已大喊一声:“敏敏!”她死 命的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双手抬起,更是不让自己的双脚抬起半步,是啊,她周芷若是没有资格,从来没有资格与她赵敏站在一处。不知道敏敏现在,好不好……

      可是赵敏身边跟了张无忌,明教教主张无忌不仅武功了得,医术也是得了医圣胡青牛真传,有张无忌在,敏敏身上的伤也算不得什么了。

      可是她一掌打在敏敏肩头,又想到敏敏白 皙光 滑的肩头与那完美的锁 骨都要被张无忌看走,实在有些吃味。

       她当初答应与张无忌成婚,一来是为了完成师父的嘱托,光复峨眉。二来更是为了激一激赵敏,好让她知道,她周芷若岂是没人要的 烂 货?

       赵敏如她所愿出现在婚礼现场,可是赵敏抢走张无忌却实非她所愿,这样给了他们两个相处的机会,谁知道敏敏会不会回心转意,又重新投入张大教主的怀抱,不要她周大掌门,做明教的教主夫人可是比没名没分的与她周大掌门在峨眉山清修一世来的潇 洒 快活多了,而潇  洒 快活,不就是她邵敏郡主一生所追求的东西?

       周芷若突然有点慌了,她突然捉摸不透赵敏这场抢婚,到底是为了她周芷若还是为了他张无忌?


     她想到这般境地,心里已经惶恐不知所措,她从床上坐起身来,眸怀悲伤的无声无息的坐了一会儿,当时间一点一滴逝去,眸中的伤悲被坚定一点一滴全部取代,她随手取过一块小绢帛,写道“本座有急事须立马着手去办,耽搁不得,众峨眉弟子明日就启程返回峨眉,本座不在之时,峨眉派弟子听令于静玄师太。待本座了结此事,便自行返回峨眉,勿念。”

      周芷若满意的搁置下笔,把绢帛整整齐齐地摆放好,便悄然出门,她不知此时敏敏身在何处,可是婚宴上听到张无忌控制不住地大喊:“快带我去见我义父! ”想来,应是同张无忌一道去寻谢逊了。

       她虽不知金毛狮王谢逊现在身在何处,更不知敏敏身在何处。可是她周芷若有脚可以走路,那便踏遍天下寻她赵敏的足迹;她有眼可以视物,那就观便四 海寻她赵敏的身影;她更是有嘴可以说话,一张嘴虽然没有敏敏那般伶俐,


可是来日见到敏敏,一定要好好说话,


教敏敏……回心转意。